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ome + mo(Tv)ie + theater + book + music + city + new

一千零一夜

── no more 相聲, please.

 

night.jpg (14993 bytes)

 

于是,我們又度過了一個無聊的夜晚。

若是純就一次單純的劇場經驗而言,觀看《又一夜,他們說相聲》真的不是什麼愉快的經驗。

對于曾經看過前面「兩集」的觀眾而言(像,我。),這個「又」一夜過得了無新意,味同嚼蠟;而對于那些其他和表演工作坊相聲系列緣鏗一面的觀眾,則會不禁暗自稱奇:難道這就是席捲台灣所向披靡的相聲戲嗎?

當然,無論是哪一種創作形式,每個作品都(該)是一個獨自成立的存在,不該拿來與前作或后作相提並論。但就算是我們就作品論作品,我們也不得不發現《又一夜,他們說相聲》只不過是又說了一夜的笑話而已。

──說笑話其實沒有什麼不對,重點是為什麼說?

「總而言之,這一出從『中國思想全史』的主題,透過漫長的即興創作工作過程,已經轉成類似『中國思想與台灣的創作與未來』的題目。」賴聲川在他給余秋雨的信上這麼寫著。但是當我們看到演出節目單上又大大的用英文寫著劇名《The Complete History of Chinese Thought》的時候,我們知道:賴聲川想要詮釋中國思想全史的企圖顯然其實並未改變。

其實想做中國思想全史也并沒有什麼不對──誰說中國思想史不能拿來做相聲/戲劇素材的?但當創作者將中國思想史的表現範疇「決定」在道家和儒家的時候,有多少因素是因為「我們認為這兩家影響最大(賴聲川語)」?有多少因素是因為從俗,甚至是媚俗?是因為道家和儒家影響中國人的思想最深?還是因為儒家和道家的思想在現代中國被扭曲的最僵化最嚴重以至于最適合被拿來開「玩笑」?

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拿來開玩笑的,但如果創作者開玩笑的目的只是為了剝削(exploit)而不是探索(explore),那可就大有問題。這同時我們必須要問:如今我們所看到的《又一夜,他們說相聲》,真的如賴聲川所說,「又可以正面說它(註:這里指的當然是道家和儒家),又可以反面諷它;又可以用真理來模糊它,又可以用歪理來表現真正的它」嗎?

而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又一夜,他們說相聲》,說也說了,諷也諷了,掌聲依然不斷,笑聲照例從不缺席──至于模糊?倒是挺模糊的,歪理說實在也不少──但,真理呢?真理在哪里?我真的不認為當在表演上已顯疲態的趙自強「開玩笑的問自己什麼時候會被造物主斷水斷電,就已經把『斷水斷電』挪到哲學的層次」(賴聲川語),也不認為香港的「租約到期」被編導引到了所謂的「生命問題」上,對我來說,這些乾燥的把戲只是非常one-liner的gags,有效,但是未免太便宜。從頭到尾,我們再無法從笑聲的背後挖掘深刻的體悟,只是笑著笑著,發覺自己再也笑不出來──就像看多了美國電視里的情境喜劇一樣。

賴聲川一直是(也依然是)台灣最重要的劇場創作者,因此對于他,我們自然也有多一點的要求,很高興聽到他的下一出作品也是即興創作喜劇──至少不再是相聲,也希望不要「又」是相聲。

又一夜,他們說相聲

製作/表演工作坊
導演/賴聲川
演員/趙自強
           馮翊綱
           卜學亮

再來一篇吧?

本主題首頁
又一夜,我們說相聲
莎姆雷特

家,甜蜜的家關于電影的二三事songbird
I MY ME像我這樣的一個讀者
所謂流言into the city
what's new散戲
有樂町

WM : jimmy chen / kkkiller@yahoo.com
copyright(c)1999-? / 1960 studio

版權所有• 轉載請取得同意

titlesmall.jpg (1529 bytes)

留言版、電子報……都在這里! Mail Me !

 

WU Banner from webunion.com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