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ome + mo(Tv)ie + theater + book + music + city + new

young.jpg (16481 bytes)  

 

原來,我也

曾經有過年輕的時候

 

 

那天,當他再度從收音機裡聽到〈龍的傳人〉的時候,他已經,31歲了。

有多久沒有聽到這首歌了?他不記得,時光好似久遠得有點兒模糊不清了。總之,很久。反倒是第一次聽到它的情景,他記得很清楚。那年,他15歲。

是高中聯考前一個月的某一天吧,吃過晚飯,他照例騎著腳踏車到離家不遠的國中去 K書,那段日子大家都那麼做,因為大家對即將來臨的命運都沒有什麼把握。所以大家都覺得還是待在一起會比較好。至于怎麼好?為什麼好?沒有人想過,也不需要想。

但是一走進教室,他就敏感的發現,今天的氣氛跟往常好像有些不同:大家並沒有如平日那樣的端坐在各自的桌前埋頭苦讀或振筆疾書,相反的,他們都圍坐在同學阿德的桌前,聚精會神的,聆聽著什麼。

他聽到琤琮的樂聲,他看到阿德的懷裡抱著一把吉他,阿德照理說是不該在這時候出現的,他報名進了預校,什麼聯考壓力都沒有。他聽到阿德的嘹亮的略帶稚氣的歌聲在教室空蕩蕩的空間裡迴響著。他在唱一首歌。

他在唱〈龍的傳人〉。

他加入了他們,聚精會神的聆聽著。空氣裡有一種莫名的情緒醞釀著,對年輕的他而言,他第一次依稀感受到了某種叫做家國的情緒,那種對一個當時削破了頭只想鑽進第一志願的孩子而言,相當陌生的情緒。

阿德唱完了。然后他放下吉他,他說:這首歌叫〈龍的傳人〉,是一個叫李建復的大學生唱的。然後他開始說他是如何的被這首歌所感動,他將來進了軍校,又要如何的報效國家,替國家創下如何的一番豐功偉業。

阿德的話感染了他們,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說起自己將來的理想和志願,說真的除了阿德之外他已經不記得其他人倒底說了什麼,他唯一記得的只是自己說將來要做第一個拿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作家。

那個晚上迅即被青春期過多色彩的生活記憶所掩蓋,那些記憶包括第一次夢遺,初戀,初吻,第一次性經驗,和數不清的考試、週會、邂逅,與分手。

直到這一刻,十六年後的現在,他再度從收音機裡聽到〈龍的傳人〉,關於那個晚上的一切,才突然再度從記憶的黑盒子裡被釋放,重新活了過來。而他,他們,都已經31歲了。31歲的他們,各自在這個家國的一角努力存活著,他并沒當上第一個拿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作家。他只不過是某小廣告公司裡,一個可有可無的企畫文案。

而阿德呢,阿德終究沒能活著完成他對國家的豐功偉業,16歲的時候,他被軍校開除,20歲的時候,他因結夥搶劫被槍決在台北監獄。

他怔怔的聽著〈龍的傳人〉,覺得兩滴既蒼老又年輕的的眼淚很適時的滑到了唇邊。

 

 

再來一篇吧?

本主題首頁
原來,我也曾經有過年輕的時候
傷痕
can we making love tonight ?

家,甜蜜的家關于電影的二三事songbird
I MY ME像我這樣的一個讀者
所謂流言into the city
what's new散戲
有樂町

WM : jimmy chen / kkkiller@yahoo.com
copyright(c)1999-? / 1960 studio

版權所有• 轉載請取得同意

titlesmall.jpg (1529 bytes)

留言版、電子報……都在這里! Mail Me !

 

WU Banner from webunion.com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