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ome + mo(Tv)ie + theater + book + music + city + new

 

scar.jpg (12824 bytes)

傷痕

《傷痕》
詞曲:李宗盛
歌:林憶蓮
滾石唱片

她開始留起瀏海。

朋友們都留心到她外型上的轉變,有人說她變年輕了,有人說她變成熟了,有人說她充滿了古典美。還有人問她是不是談戀愛了。而她只是一逕的笑。笑,笑,笑。她發現,笑原來是這個世界上最迅速有效的偽裝工具──當然,瀏海也是。

她還記得那天,她就站在浴室的化妝鏡前,用力的甩頭,甩得自己滿頭滿臉的亂髮,然後,她開始很鎮定的整理著它們,一綹綹的剪短它們,剪成瀏海,剪成她從未留過的一種髮型。她的手法有點笨拙,因為她一直都討厭瀏海,她認為瀏海是某種鄉氣和古老的象徵。然而她還是把留了六年的長髮給剪了。

好蓋住那道傷痕。

事情發生的瞬間她愣住了,與其說她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做,還不如說她沒想到這種瓊瑤八點檔的把戲居然有一天也會發生在她自己身上。

他用一個銅製的盤子擲向她,擊中了她的額角上方。他六年風光的棒球經驗讓這一擊的準確度高達百分之百,她的眼前立刻一片漆黑,滿天的金色星星瞬即在黑暗中爆放,像煞了通俗劇中男女主角經歷了種種劫難後又奇蹟般重逢的動人畫面。她的心裡一片漆黑。

這個男人,並不真的愛我。她想。

接著她覺得他那雙大手開始在她額頭上游移,她聽見他著急的聲音:「對不起對不起,妳沒事吧?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這比較像是她的台詞。她對自己說。愛情,果真是一種沈淪。

當然最後他還是走了。回家報到。爸爸回家吃晚飯。新好男人主義。所以她走進浴室,開始完成她的瀏海工程。

而當所有的手續都已經完成,她站在鏡前,驚異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陌生女子──她為什麼用那種瑟縮清冷的眼神望著我?她為什麼留了那樣奇特古老的瀏海?她是誰?她恨嗎?她,愛嗎?

她哭了。因為她知道,她還是愛他的。愛他輕輕的問她:「嗯?」愛他寬厚胸膛裡永遠不缺的溫暖,愛他所僅能給她的,那份絕不永恆的愛──然而她能怎麼辦呢?她畢竟只是個女人。而她真的恨這一點。

但是她作了她自己的決定。第二天她就搬了家,她換了電話號碼,她換了工作。她換了髮型。

既然勇敢愛了,那就勇敢分了吧。

她經常會在半夜醒來,走到浴室裡去,凝視著鏡中的自己,臆想著關於這個女人的一切,揣測著瀏海背後的故事,然後,哭泣。

而那道傷痕,倒是已經完全看不見了。

她從此一直留著瀏海。

再來一篇?

本主題首頁
原來,我也曾經有過年輕的時候
傷痕
can we making love tonight ?

家,甜蜜的家關于電影的二三事songbird
I MY ME像我這樣的一個讀者
所謂流言into the city
what's new散戲
有樂町

WM : jimmy chen / kkkiller@yahoo.com
copyright(c)1999-? / 1960 studio

版權所有• 轉載請取得同意

titlesmall.jpg (1529 bytes)

留言版、電子報……都在這里! Mail Me !

WU Banner from webunion.com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